你是本文的第:5位游客!改革开放40年: 法院信息化建设的特区脚步

改革开放40年: 法院信息化建设的特区脚步

1981年,一声开山炮响,厦门特区在湖里诞生。从此,“解放思想、敢闯敢试、敢为人先”的特区精神就浸润到每一位湖里建设者的血液中。 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人民法院自成立之日起,就致力于向科技要效率,先后开发出执行案件信息管理系统、“全在线”诉讼服务平台,法院信息化建设在全省乃至全国走在前列。 2004年 全国首创执行信息系统 在执行工作管理过程中,湖里法院执行法官们体会到当时的执行工作运行机制和监督管理模式无法适应当今现代社会信息数字化的发展趋势,经过长期的实践摸索和大胆创新,2004年,湖里法院在全国法院率先研制开发执行信息管理系统,强化内部规范管理,为法官和当事人之间建立了执行信息对称和信息互动的平台,让“执行公开”从一句口号得以实际落地操作。 建立法院与当事人之间信息之桥 21世纪初,执行信息公开已成为社会对法院执行工作的强烈要求。在那时,执行规则上墙公布、发放《执行案件联系卡》等举措刚刚在法院系统推广实施。但由于缺乏制度性的平台,仍存在法官和当事人之间“信息不对称”的问题。 执行信息管理系统为法官和当事人让当事人得以通过互联网获知执行工作进展,并与执行法官取得联系,实现了“信息对称”,让“谣言止于知者”。 从“笔头+纸头”到“电脑+网络” 当时,执行工作从立案到各种笔录、法律文书制作,从审判流程管理到监督,仍采用手工操作的方法,标准化程度低,存在大量重复劳动,消耗着捉襟见肘的执行力量。 上述系统让执行工作实现了从“笔头+纸头”到“电脑+网络”的提升,实现了案件信息共享、文书规范和自动生成、基础数据的统计和生成、随机分案、执行案件动态管理以及法律文书远程审核签发等。 系统“分权” “授权” 杜绝“越权” 早些年,执行权被分解为实施权和裁定权,以分权制约来预防执行腐败的产生,但制度设计再精确,都有人为的因素存在。而通过执行信息管理系统的运用,使每位执行工作人员各司其责,避免“越权”行为的发生,力求杜绝人情案、关系案的产生。 在《南方周末》2006年7月6日的一篇题为《最高院为解决法院执行难问题浮出威慑机制》的报道中,将湖里法院开发的“执行信息管理系统”认为是2005年在全国推行的“全国法院执行案件信息管理系统”的“发端”。 14年后,全国法院执行案件信息管理系统已升级成功能更强大的“执行指挥管理平台”与“执行案件流程信息管理系统”,网上办案已成工作常态。辅以网络执行查控系统、网络司法拍卖、执行指挥中心、失信惩戒信息社会共享等执行信息化举措,全国法院的执行工作愈加网络化、阳光化、可视化、智能化。 2018年 全省首创“全在线”诉讼服务平台 徐先生所有的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被厦门湖里区一位消费者告上了法庭,要求履行此前约定的合同,徐先生人在外地做项目无法回厦,却能够通过一台能上网的电脑,一副耳麦,准时出庭应诉。 2018年以来,湖里法院以殿前法庭为试验田,借助互联网技术,建设互联网法庭,逐步形成了覆盖在线立案、送达、庭前证据交换、开庭审理等诉讼流程的“全在线”诉讼服务平台。 文书加上二维码 当事人有了“电子钥匙” 湖里法院在全省首推“文书识别码”,实现了“一案一码”,当事人只需用手机扫一扫文书上的二维码,关注“湖里法院互联网法庭”微信公众号,就可实现文书防伪、文书溯源、文书一键下载等多重功能。 在线质证平台 让庭前准备不再“缺席” 湖里法院打造的“互联网法庭”中的在线质证平台,可实现当事人双方在线举证质证,突破时间和空间的限制,让“人民群众少跑腿、数据多跑路”。 为了更直观地体现证据的争议情况,在线质证平台设置了“颜色智能管理”,直观反映了证据从无异议、轻微冲突到严重冲突的不同程度,便于法官通过证据交换的结果形成事实认定和焦点整理,为开庭审理打下基础,提高庭审的质量和效率。 多重技术辅助 让在线开庭简便易用 互联网产品有共性,操作越简单,用户越爱用。 “全在线”平台运用了多种“黑科技”,简化用户操作。 例如,采用人脸识别技术,可将远程当事人的人脸画面与公安部人脸图像数据库进行分析比对,在庭审前对当事人进行身份确认;采用共享屏幕技术,支持当事人当庭上传证据材料,实现在线举证质证;采用证据语音唤醒技术,法官可通过语音指令按证据序号快速打开证据,提高庭审质证环节流畅性;采用内嵌式AI语音识别技术,使庭审笔录在对话中同步生成,且能通过AI学习不断扩大词汇库,不断提高识别准确率;采用庭审过程同步录音录像技术,可一键开启,全程留痕,能够满足案件归档要求。 反响 最高人民法院点赞创新举措 湖里法院的“全在线”诉讼平台创新工作受到多方关注和认可。 9月29日,湖里法院院长高碧青在厦门“城市营商环境与法治保障”研讨会上做题为《全在线诉讼平台的改革与实践》的交流发言;10月26日,中共厦门市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厦门改革情况》刊发题为《湖里区以“一网三平台”为引擎 创新打造互联网智慧法院》的简报,专刊介绍湖里法院全在线诉讼平台;10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官方微信头条推送《厦门湖里法院首创文书识别码,一码互联打造“审判物联网”》;1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信息中心官方微信再次推送湖里法院此项工作成果;社会各界对这项工作也寄予厚望,福建省人大代表钟庆达在旁听了一起运用“全在线诉讼平台”审理的民间借贷纠纷后说:“切实感受到‘互联网+司法’为老百姓带来更加便捷高效的司法体验。” “互联网法庭不应当是单纯追求技术的先进和时髦,而应是以技术为民服务、为司法服务。”高碧青说。 在特区基因的驱动下,湖里法院正乘着技术创新的东风,快速前行。

  • 帮宝适白帮的防伪标志在哪里呢?防伪标识要怎么辨别呢?
  • 西门子空气开关 如何查询防伪
  • 防伪油墨具体含义是什么?
  • 化学封装防伪技术是什么?
  • 福建兴达印务股份有防伪系统是怎么操作的限公司怎么样?
  • 彩印,这个号码真得是查防伪的吗?需要什么格式
  • 古代四大发红米外包装没有防伪码一定是假机器吗?明的作用
  • 优惠券防伪有哪些优点
  • 金波抗hpv生物蛋白敷料的防伪标志在那里
  • 安徽大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怎么样?